资料文献

资料文献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料文献

“徽骆驼”: 荒山野岭“拼出”一片天

作者:杨智    发表时间:2016-4-5    来源:安徽大学西亚北非研究中心

    本网按:在美丽的非洲,安徽企业把优势产能带到非洲,在这片希望的土地上辛勤耕耘,结出累累硕果。2015年7月4日—15日,由安徽省委宣传部牵头,安徽省政府新闻办、省商务厅、省外办组织的“安徽企业在非洲采访调研活动”实地走进非洲,《市场星报》记者随团采访(2015年7月17日-21日又相关企业的安徽总部采访),此后系列采访相继在《市场星报》等刊载。承蒙《市场星报》及记者杨智先生的厚爱,同意在本站转载。


                              驻津巴布韦大使馆官员盛赞,安徽企业感动非洲

    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政务参赞崔春称,“安徽企业走进非洲最令非洲各界感动和称敬的是,每一位安徽企业员工不畏艰辛、勤劳吃苦奋斗的“徽骆驼”创业精神。”记者在非洲采访中也亲眼目睹到,许许多多在非的安徽企业用徽商精神“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没水没电,荒山野岭开建6000套住宅

    阿尔及利亚是北非国家,紧邻地中海,这个国家的民众一般均在高山和高地居住,从不居住在平原。7月11日,记者来到康斯坦汀省帝都什穆拉德镇一个山地---安徽建工,在此有一个6000套住宅的工地。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恰逢阿尔及利亚全国穆斯林斋月,所有人不上班。项目部的负责人李大伟介绍,目前工地的用水用电都是自己解决的,因为是斋月,又加康斯坦汀省供电和城建部门协调没有理顺,施工几个月来,情况都是如此。
    为何要如此抢工期呢?李大伟说:“前期签完合同后,我们赶到这里,被眼前的景象吓一跳。施工在山上,地质是沙土层,山上是野草遍地,施工难度空前。为了如期完工,我们只有拼了。”在施工现场所有的阿方当地人都回家过斋月了,安徽建工的工人从几十公外处买水回来搅拌水泥施工,一位工人说,在拉水时一停下来站一会就睡熟了。在一个施工的深坑中,李大伟介绍,这个坑足有40米深,像这样的深坑多着呢!这个深坑的上方,一个高20米山头已经被削平,去土方达到130万立方米,而只是为了建一座6层高的楼房,在合肥这样的深坑取土规模可以建一座30层高楼。面对如此大施工难度和超大的施工量,全体工人没有那一个人说“孬话”退缩,班子成员和工人一道干。安徽建工人就这样硬生生地安营扎寨、落地生根。目前,在没水没电的情况下,6000套住宅已开工16个地块。 

                          

                           为安徽建工在阿尔利亚所建的6000套住宅已拔地而起

                         

                              李文孝为了安徽建工6000套住宅,晒成索马里人

    2013年10月,为了这6000套住宅的顺利开工,一位叫李文孝的小伙子是第一位走进这片荒山的。他和另外一个同事两个人来到这里勘察设计。每天要翻山越岭30公里,没水洗澡,在野外更没有水喝;每天中午12点,顶着40摄氏度的高温下在山上作业,晚上再和同伴搬运器材。一个月下来,人变得又瘦又黑。被同伴称为“索马里人”,当与家人特别与自己的女友通电话时,他不敢用视频,都是打电话互告情况。有时女友问他太阳晒不晒,他一边通话一边流泪。至今这位“黑”小伙还没有回家一次,只是为了这6000套住宅的早日竣工。
                                  没吃没喝,原始森林中寻宝开矿 

    建房苦开矿更苦。安徽外经开采的刚果金钻石矿离首都700多公里,到达矿区要要穿过52公里的原始森林。100多位安徽工人来到这里,他们用双手双脚开路,没有压路机就自己造、没有石子就自己捡,多少个不眠的日夜、多少双磨破的双手…… 硬是在42天打通了道路,这是由安徽人在刚果金的原始森林里踏出的第一条路。路通了,100多位工人没有一个不“打摆子”(疟疾俗称“打摆子”)的,在非洲打摆子常常会夺取一个人的生命,他们就用这样大无畏的精神,一往无前地掘进、开矿。
    路通了但接下的问题并不少,没水没菜没电,他们便自己种菜,自己打井,自己发电;机器拉不进来,他们便在700多公里的道路上,一节节铺设轨道,运输机器设备,再一节节把前面的轨道拆下来,再往后铺设,如此往复,将开矿的机器设备按时运达。60多岁的周长汉回忆当年情景说,当时没有办法,矿要开,当地人都说我们用生命创造了奇迹。
    目前,刚果金钻石矿已经全面开采,一个路通水通电通的现代化矿区正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开垦荒地,地当床玉米做主粮

    齐广鹏,安徽农垦进入津巴布韦的第一人。说道自己第一次到达农场的情景,他不禁落下泪。他说,2011年3月初当地下午6:00,我们安徽农垦一行7人来到奇诺伊省农场,被低矮的房子吓得一跳,房屋破败不堪,屋内脏乱难以目睹,既无床也无任何办公设备。他们匆忙买了4张床垫,当晚7个人有的睡在垫子上,有的睡在地上,晚上一只青蛙爬在一个人身上,吓得所有人一夜没睡。

                   

            安徽农垦在津巴布韦农场的麦子长势喜人,农场负责人之一,国防部图查理上校与记者合影

    第一天、第二天,无锅无灶的7个人没吃一口饭。第三天,饥饿难耐的他们只好买玉米棒吃。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积极组织当地人和农场职工,开始对农场进行复垦。第四天,他们的情况很快传遍四周,奇诺伊省大学校长被他们精神深为感动,亲自给他们送来一台小型发电机,开始抽水做饭搞生产。过了几天国内又来了8个人,带了一口大锅,生产随即紧张开始。当年年底,他们在荒草地中开垦出1200公顷农田,100多位当地人有了工作。目前,安徽农垦人已开垦出12000公顷良田,帮助800多名当地人获得了工作。

                                    父母病亡,坚守非洲大地创业

    在非洲采访安徽企业时,你会被每一位安徽企业、安徽人在非洲的创业故事所感动。铜冠矿山公司是铜陵有色集团下属公司,2006年首次踏上非洲的赞比亚,陌生的国度让先期到达的人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下飞机弄不清东西,进海关为了保住机器设备,所有人将从家中所带的物品包括食物全部丢弃。
    据铜冠矿山公司的胡彦华介绍,在2006年到2010年间,先后有12位在非洲的老职工在他们父母在病危期间都没赶回家,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这群汉子向着祖国的方向祭拜,痛哭失声,旁边的同事也陪着落泪。为了公司的工作,他们强忍悲痛抹掉眼泪又走进了工作岗位。
    记者在采访时遇到这样一位工人,他叫陶皖生,2006年12月,陶皖生的父亲突然过世。当时他正在莫桑比克,主抓安徽华安公司的生产工作。家人担心得知这个噩耗会影响他工作,便一直对他隐瞒消息,半年后才将实情告诉他,陶皖生追悔莫及,欲哭无泪,只能将思亲之痛化为力量,更加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中。
    2014年3月份,身为马拉维国家体育场项目组副组长的陶皖生 ,正和其他领导一起带领着全体员工“大干140天”,为马拉维国家体育场主体结构混凝土工程顺利完工而积极奋战。谁料祸不单行,家中又突发噩耗,其母亲因病去世。 陶皖生作为项目组临时负责人,忠孝不能两全,他再次强咽下未能尽孝的遗憾,默默坚守岗位、尽忠职守,以突出的工作成绩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这就是安徽的企业和安徽企业的工人,他们是一群“徽骆驼”,奋战在非洲大地,为祖国、为非洲开花结果,流血流汗。
                                  8年生涯,他成为中非文化旅游使者

    安徽企业在非洲发展,有的安徽工人也跟着成长起来。刘荣文,一位地道的肥东人,8年前来到莫桑比克工地上打拼,几年的苦学苦练,学会了地道的莫桑比克人说的葡萄牙语。一年半以前,他离开自己当初的建筑公司,开始在莫桑比克做起中国旅游生意,定期担任安徽商务团的翻译或不定期组织中国人赴莫桑比克考察、旅游,生意做得不亦乐乎。他说,这一切都得益于祖国的繁荣强盛,得益于安徽企业走进非洲获得的良好口碑,他也非常感谢所有帮助他的人。如今的他还有一个自己的梦,就是希望能有一家自己的国际旅游公司,架起一座中非友谊桥。
                                    “徽骆驼”精神迎来累累硕果

    在非洲采访中,记者了解目前安徽在非投资的23家企业无不是经过当初的艰苦创业,如今都收获了累累硕果。安徽外经建集团从当初不知名的小企业现成长为全国最为知名的对外投资合作企业;安徽建工集团也从对非合作中成长起来,2000年至2014年累计实现海外营业利润7亿多元,成为世界建筑施工500强;安徽铜冠矿山公司对外发展的产值占到总公司的35%,而利润更占到总公司的80%;中国十七冶集团,上世纪90年中期还是个困难企业,发放工资都困难,如今走进非洲几年发展,公司成为马鞍山上市头牌企业,员工每年净收入不低于10万元;东华科技公司当初是一家设计单位,走出去战略让这公司目前已成为具有化工、石油化工、环境治理、建筑、发电、医药为一体的行业甲级资质企业;安徽农垦集团董事长田文俊更是信心满满地说,他们将在津巴布韦再造一个安徽农垦、、、、、
    安徽省商务厅外经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安徽企业走进非洲速度这几年在加快,前几年进非洲是动员去,现在是抢着去,因为到非洲投资的巨大魅力,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安徽企业到这片待开垦的沃土上施展拳脚、大展宏图。”